🔥www.5576999.com-腾讯网

2019-08-22 15:40:06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2 15:40:06

白天还好一些,为了活命,为了生存,他四处找寻吃的,采摘野菜和蘑菇,下河插鱼,或者收集一些可以使用的茅草和柴火,一方面劳动采集,一方面打发孤独的日子。他又拾掇了一下那扇破旧的房门,因为是柴扉,空隙太大,山间、荒野上的蚊虫,密密麻麻,从马架子的房门里来去自如,咬得他浑身是包,天天晚上睡不着觉。那小鱼,不是很大,有着黑色的背影,一群一群的,激灵无比,在河水中游来游去。他摸索着,找了一处茅草浓密的地方,躺下来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他进到屋子里,仔细踅摸着。捕鱼需要下一些功夫,还需要一定的技巧,在溪水较浅的时候,挽起裤腿角,进到溪水里,用两只手,向着水中的鱼,慢慢地围拢靠近,然后猛地一捧,如果运气好,就可以逮住一两条。一个冬天,有好几个月呢,需要很多的食物,而且开春以后也需要吃饭。  忽然有一天,小东有了一个想法,他决定到山外的大路上看一看,打听一下外面的情况。他记得曾经过去的冬天,没有热的食物是不行的,那会让人感觉更加寒冷,而且肚子也不舒服。到最后,弄得实在是太多了,因为没有带篮子,根本就带不了,他就把松香堆放在松树根下,准备过一天再来,专门割取更多的松明,然后把掰下的松香一块带回去。

如果是采摘高挂的松果和坚硬的山核桃,难度则大一些,需要爬上树去,或者需要一根细长的树枝,用双手举着进行敲击,它们才可能会被打下来。后来就不行了,好几天不吃粮食,饥饿的感觉时时徘徊在他的脑际,肠胃一个劲地“咕噜”,心里直发慌,而且浑身无力。白天还好一些,为了活命,为了生存,他四处找寻吃的,采摘野菜和蘑菇,下河插鱼,或者收集一些可以使用的茅草和柴火,一方面劳动采集,一方面打发孤独的日子。 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早,小东刚刚把一切都收拾好了以后,一阵阵的冷风就袭来了,紧接着,天上就飘起了稀稀落落的雪花。

  下边的山沟,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溪流,从大山深处的东北方向潺潺地流来,河水清澈,里面有鱼,只是个头不大。

没有办法,他就只能乞讨。可看见远山朦胧的剪影,起起伏伏,高高屹立在右手边,小东知道,那就是东山。为了能够吃到鱼,小东逐渐学会了捕鱼。他觉得,现在这个地方,已经距离赵家堡子和日本人很远了,便大声呼喊起来,希望爹爹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。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,不但可以居住,而且还有食物。

他还发现墙角处有一只陶罐,有着两只系绳子的耳朵,一只断了,还有一只黑色的粗碗,扣在陶罐上。

他步履蹒跚地走着,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,但是仍旧没有发现爹爹。

  夜晚是最难熬的。

  小东已经完全熟悉了周边的环境,他的心安定下来。

  大田是松软的土地,坎坷不平,摸着黑,一路趔趄地走去。

他决定,明天就去爬西山,看看上面有没有更好的食物。

要不就是胡思乱想,思念失散已久的父亲,思念自己的未婚妻英子。

  天气渐渐地热了起来,温暖的阳光照在山峦上,照在周边的灌木丛里,照在马架子凸起的脊背上,一切充满了生机。

第六章遗生  跑着跑着,小东忽然发现,身边没有了爹爹,顿时慌张起来。西山,那是一片更高的大山,傲然矗立在西边的不远处,就像是绝壁一般。

如果行动得太晚,天就黑下来了,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第二天一早,他就匆匆地下了山。

后来就不行了,好几天不吃粮食,饥饿的感觉时时徘徊在他的脑际,肠胃一个劲地“咕噜”,心里直发慌,而且浑身无力。

在马架子旁边的空地处,远远地望去,那几座翠绿的山峰,高耸入云,上面长满了一片片高大的松树。

  总算安顿下来,这里安全,日本鬼子和老毛子,不可能到这山里来。